http://www.peizz.com

白洁性荡生活第90章 新白洁w性荡生活

   小未才懒得理她,他就是一抱子牛,也趴她身上脸挨着她头,也轻轻拍,貌似又安慰,语气也软和好多“可惜他估计死不了,我刚才说了景神明不简单,他真这么容易挂了,你现在住着的苏芈园那位也找不着他当了唯一的妹夫……”一拍一拍,又亲亲子牛头,“你呀,怎么尽往狼窝里钻,这个苏肃可比章凉城凶险多了,不过我也晓得你身不由己,你舅舅如今成了苏肃的幕僚……”又抹着她鬓边,让她露出湿漉漉的眼睛,挨着她耳边儿,“但咱不怕,你还有我和翀心,三个臭皮匠还顶不住一个诸葛亮?”说完,又呸一声,“诸葛亮算个屁!”

    又逗笑了子牛和翀心,子牛再抬手捶他,被他握住放在唇边,“看看你就爱挂着泪笑,像甩着两条大鼻涕的猪!”翀心不屑瞪他,“你还亲不上这头小富贵猪呢。”顾未作势就要强吻,子牛两手捧住他胡闹嬉笑的脸,正色“你爸爸也调中都来了吧,你有什么打算,”

    小未任她捧着脸像小乖乖不动,笑得可乖软可乖软,“我考这边的景差大学有问题吗,”口气又还是那样那样自大狂妄。

    子牛微笑着垂眸挨了他唇锋一下,“真好。”小未额头挨着她额头,“还要……”啫。


 

    翀心谑笑喝了口茶看向窗户外。小子牛“御人”才有术,在男女之事上,翀心从来就不担心她会有闪失,看看顾未这王八羔子,他的心先一步沦陷,就注定是个输家……

    ……

    所以说子牛外表“孤寂”,骗了多少人,她才是个最需要安抚豁哄的主儿。虽说神明生死未卜,依旧叫人揪心,但是经顾未这么一安慰,她再细想想,也是,在她眼里,神明是个厉害不输苏肃的,怎么可能这么遇难?肯定有内情,不过以她现下处境,哪里有心力更没能力去深入了解,也就暗自祈祷,他平安顺遂……

    倒是跟英茧真正越走越近!

    虽说没搬来建禄宫,可英茧还真在自己内殿的东暖阁给她收拾出住处,子牛只要当值晚了,宫里落了锁,就住这头了。

    苏肃总说你是个有福气的,就是再有福气还是得防小人,别学着英茧“目中无人”。小子牛就反驳“我怎么会,我还敢目中无人?你们哪个指头尖儿一指我不得死……”苏肃笑着揪她脸蛋儿,“我指指试试,你死个我看看。”

    他们就这么经常斗嘴,小子牛成了他日理万机里心累身疲下最大的欢喜来源了……

    这天宫里快落锁了,子牛也才下值儿走入建禄,英茧门口迎着高兴挽着她胳膊边走边手直招呼,“先吃饭,再泡个热澡,牌桌儿都支起来了,路嬷嬷她们候着呢,上回这几个老货还赢了咱几百块,今天全赢回来!”小子牛一点头“嗯!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commen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