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peizz.com

新白洁性荡生活无删减阅读 白洁性荡生活l六

   咋这么说?光英茧和苏肃这对现下最受瞩目的“未婚夫妇”都送来贺贴这一项,就够他吹一辈子!还不提婚宴进行时发生的那档子惊心动魄“劫案”,从头叙来。

    上午,苏肃车送她来的圆心大饭店。

    下车前,苏肃把卷轴盒子递给她,交代“礼金红包在盒子里,别忘了上去拿出来,单独给。”子牛说“晓得。”就要下车,苏肃拉住了她腕子,“舅舅今天回来。”子牛晓得他为什么添这一句,嘟嘴“我知道,下了晚班不去建禄宫了。”苏肃这才满意松手。

    婚宴在圆心四楼大宴会厅,肯定全包了场。听说老许亲家也是景差,他结婚早,如今姑娘也年纪小就出了嫁,格外喜庆。上电梯,瞧着同行都是穿景服的,肯定都是去赴婚宴的了。

    “老许排面大呀,听说肃小公都送来了庆贺花篮……”听那几位低语。子牛抱着卷轴盒子垂眸,心想肃小公的车刚儿才开走呢,要不是她极力反对,他得上来!

    铛!电梯门打开,

    “老许老许,恭喜恭喜啊!”全抱拳向门口迎接的老许而去,又是递红包的,吉祥话不断。

    老许被包围,也没瞧见最后头跟出来的子牛。子牛也乖,老实像排队站最后,抱着卷轴等着师父看见她,再上前庆贺……

    这时,听见身后又一声“铛”,电梯门打开,

    这下围着的全赶紧散开,老许更是忙不迭上前,他亲家看见了也小跑着而来!——不得了!下来的两位宫禁卫,端着一个非常精美的花篮,前头还有一位一看级别还较高的宫内侍,微笑着向老许递过去两个鼓鼓囊囊的红包,低语了几句。老许接过来前又是正经敬礼,又是双手握着宫内侍手感激不尽忙往里请的模样。

    只听得,内侍说道“谢盛情了,咱们前来也是当值儿,回去还得复大主儿的命,再次恭贺,您慢忙。”

    三人离开。

    这下,才是老许这辈子最最高光的时刻了!嫁女,大公主送来庆贺花篮不说,还赏了恁大两个大红包!!

    老许手里紧握着这两个大红包,搞得热泪盈眶的,他亲家也是激动不行的样子,直拍他肩头,这门亲结的风光!

    又是一些人围上来道贺啊,吉祥话呀马屁话呀,诶,老许无意抬手擦眼时瞧见他小徒弟了——噢哟,他心里哪里不清楚,这才是他“天降荣光”的“最深缘由”!赶紧就要往子牛那边去,但是,立刻又一顿,不行!不能表现这么明显!还用大主儿或苏肃交代么,老许自个儿的“自觉”不晓得?能这么暴露子牛吗!

    他强忍了忍,还是招呼了这波客人,才忙走向小子牛,

    “子牛……”也只有子牛瞧得见老许都掉下一颗泪了,激动得!

    子牛还以为他这是嫁姑娘高兴的,忙贴心送上卷轴,再一个红包,笑得好乖暖,“师父,这是我亲手模的《南歌子》,意思好,祝贺您嫁女遂愿。”

    昨儿苏肃不笑话英茧字写的稀烂么,也是,他一笔挥毫真是不输大家。这笔庆贺卷贴,是昨晚苏肃捉着她手一笔一笔描出来的,怎可不好!

    老许哦,今儿的“志得意满”得撑破!接着这些手都在抖,小声边抹了把眼旁湿润边靠近子牛说,“刚儿大主儿送来的那两个红包里,说有一个是为你给的,子牛,我这真是托你的福……”

    小子牛直摆手,“您别这么说…”

    老许也晓得别把她吓着了,赶紧平复情绪,“来,快进去坐,今儿菜应该都合你口味……”

    老许也是细心的,早给子牛安排的是自己家亲戚女孩儿的一桌儿。


 

    不过还是些许不自在滴,又都不认识,子牛唯有默默坐那儿,她其实也吃不了多少,就听人聊天去了。

    这桌儿视野还是最佳的,就在落地窗旁,看得见下头街景。

    圆心大酒店与云茂大厦、桂丰银行三足鼎立,形成的这个三岔口“云茂街口”是朝行区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之一。

    街口人群熙攘,偶尔名车驶过,高楼林立间人世繁荣一眼皆知。

    子牛喝口茶,内心而言确实有些百无聊赖。女孩儿们的聊天无非就那些,衣裳呀化妆品呀包儿呀。也是奇怪了,子牛小小年纪对这些“凡俗的物质奢侈”到激不起一丝兴趣,她好像老几辈子都见过这些了,玩过了,腻了,一点不稀罕。

    你看看,就拿第一次进宫来说,一下入得这天下宝藏,包括她那些宫近景同期天之骄子们,无一不激动感慨!就算有内敛的,不表现在外,但她私下也不止一次见到或听到他们的议论赞叹,对这磅礴宫殿内外的战战兢兢以及由心敬羡。

    她怎么就感受平平呢?真的不稀罕,不艳羡。所以更不谈一些平常的奢侈品了,小子牛不慕衣裳珠宝车儿包儿这些,实在不感冒……

    “哇,看下头,真帅!”

    忽一个女孩儿看窗外叹道,

    都看下去,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comment.htm